“养牛的猛亏,卖奶的狂赚”,现代牧业、中国圣牧等上游乳企亏损困局难解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1 02:53

  国内乳企业绩分化进一步加剧。近日多家乳企相继公布了2017年年报,与蒙牛、光明、澳优等乳企业绩表现良好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中国圣牧、现代牧业、西部牧业等上游乳企陷入亏损困境。

  2017年,现代牧业营收47.84亿元,同比减少1.6%;净利亏损9.75亿元,亏损扩大31.4%。

  中国圣牧2017年营收27.07亿元,同比下降21.9%;净利亏损9.86亿元,同比下降244.8%。

  西部牧业2017年营业利润比2016年同期降低了115.45%;利润总额比2016年同期减少了626.98%。

  对于上游乳企普遍亏损的现象,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13年新西兰肉毒杆菌奶粉事件开始,国际奶粉价格剧烈波动,引发供需失衡,从开始的抢鲜奶转变到后期的抢奶粉,还原奶被大量使用,国内上游原料奶的销售情况受到严重影响。

  业绩依旧惨淡

  对于业绩出现亏损,中国圣牧表示有三方面原因:

  一是计提应收账款减值拨备约6.5亿元;

  二是由于集团为应对原料奶市场需求疲软而控制奶牛数量,原料奶价格普遍下降,截至2017年12月31日,集团生物资产公平值减销售费用的变动录得重大亏损约6亿元;

  三是2017年度,面对乳制品激烈的市场竞争,集团调整市场策略,自有品牌液态奶产品的销量和售价相对于上年均降幅较大,同时,原料奶的平均价格相对上年降幅亦较大。

  西部牧业对其业绩亏损的原因解释为,自产生鲜乳受大量进口奶粉和进口常温奶的冲击,国内生鲜乳价格持续低迷,饲养成本却未降低,对公司养殖业造成巨大影响,形成较大金额的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西部牧业4月10日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西部牧业在2018年第一季度业绩仍然会是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76.18%-104.59% ,亏损 3100万元-3600万元。

  “上游产业业绩不佳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供应的成本太高,原料奶的生产成本太高,不具有竞争力;另一方面,产品结构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很多产品还在使用大包粉战略投放市场,并没有真正使用原料奶。企业如果使用国产原料奶的话,会加大其收入和利润的下降幅度,所以制约了企业自身的发展。”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表示。

  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则向记者表示,上游乳企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原料奶收购价格低迷和奶牛养殖成本上升,对下游厂家依赖性过强,自有品牌运作又缺乏有效的运作思路。

  “受下游厂家收购量的制约,上游乳企无法掌握自己的利润空间和规模,品牌发展又缺乏资本的支撑,这是它们所面临的困境”。 路胜贞说。

  液态奶成“鸡肋”

  在中国圣牧和现代牧业的年报中,都不约而同地终端液态奶产品收入的大幅下降作为两家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

  2017年,现代牧业主要从事两项业务:奶牛养殖业务(主要生产和销售原料奶给客户用于加工成乳制品)和自有品牌液态奶业务(主要生产和销售液态奶产品)。现代牧业液态奶总销售量从2016年的15.03万吨降低50.37%至2017年的7.46万吨。液态奶产品2017年收入6.65亿元,同比下降了55.06%。

  对于现代牧业液态奶产品收入下降的原因,高丽娜直言,过去因为原料奶销售不畅,公司通过品牌产品消化富余的原料奶,并在销售终端采取了赠品、打折等促销方式,因而导致了产品收入有所下降。

  在2017年,中国圣牧由于在终端市场实施高端、高价值的“稳价”战略,同时加大对经销商、分销商的扶持力度,其有机液态奶产品销量下降约21.7%,整体液态奶销售收入则由2016年的21.06亿元下降至14.28亿元,降幅达32.2%。由于液态奶收入已占圣牧整体收入的52.7%,因此对圣牧整体业绩的拖累作用也更加明显。

  路胜贞指出,上游乳企发展高端品牌得不到关联企业的有效支持,自己推出的产品又缺乏品牌积累和消费忠诚度,在撇脂定价策略不能被市场接受后,只能通过降价打折的方式来出售产品,最后陷入价格战的乱局,“其继续推动品牌发展缺乏动力,也缺乏人才和资金,把品牌交给代理企业,又可能被代理企业雪藏”。

  路在何方

  面对业绩亏损,上游乳企正在积极谋求破局。

  现代牧业在过去一年经历了一系列的变革。在上游业务方面,提单产和降成本齐头并进;在下游业务方面,主动寻求变革,加强与蒙牛集团的协同效应。现代牧业表示,摆脱历史包袱后,将立足资源优势,重新专注于上游奶牛养殖业务;下游品牌奶则通过与蒙牛集团的紧密合作,提升品牌竞争力。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现代牧业将其下游的一些产品交给蒙牛去运营,这是出于降低运营成本、管理成本的考虑,而现代牧业尽管仍然亏损,但其结构性改革颇有成效,整个亏损面已经在收窄。

  高丽娜认为,上游乳企要破局,一方面,企业内部要进一步降本增效,精准饲喂。另一方面,国家原料奶分级及标识的推行有助于逐步减少还原奶的使用,增加使用上游牧业鲜奶量,预计上游乳企的经营状况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会全面得到改善。

  西部牧业表示,2018年重点工作及具体措施有:一是真正做到“节本增效”,这也是2018年实现盈利的重要措施。二是提高乳制品企业自身的管理水平,在营销战略上,开发疆外市场,创新营销模式,构建自有营销渠道。三是加强肉类加工产品研发和创新,积极开发附加值高、市场认可的新产品。四是强化养殖单位精细化管理,深耕细作夯实产业基础。

  路胜贞表示,国内上游乳企通过控制生产成本来增加利润的难度较大,因此需要下游企业给予一定的补贴,或者寄希望于政府补贴力度的加大,抑或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来发展自己的品牌。“业绩的改善受到国内外两个方面的制约,要看地方政府和下游企业是否愿意给予更多的支持”。

  朱丹蓬表示,结合产业端、渠道端以及消费端来看,上游乳企想要改善业绩,首先要立足于主业,把主业的品质做好。其次,要不断地完善及优化整个供应链。另外,在特色产品以及整个服务体系上要做得更加精细化。

  见习记者 黄林夕 实习生 牟雅菲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