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韩国经济崩盘后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5 11:59

97韩国经济崩盘后

2018-10-06 08:59来源:格隆汇技术/改革/银行

原标题:97韩国经济崩盘后

作者:张津京

来源:华商韬略

97年韩国外汇暴跌,股市崩盘之后,一个老人带领大家掀起一场改革。

1998年1月,数十万名韩国民众,挥舞着太极旗,聚集在首尔市中心的奖忠坛公园。

在韩国历史上,从这里发起的每一次集会,都会让韩国政府紧张万分。但这一次却不同,因为人民是来支持政府的。

就在几个月前,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元几近崩溃,韩国经济也滑向深渊。危难时刻,人们自发组织起来,发动了一场向国家捐献黄金和外币的运动,感动了全世界。

集会随着一位老人的到来,达到了高潮。在那里,他发表演讲,号召全体国民全力以赴,因为国家到了紧急关头。

这位老人就是新当选的韩国总统金大中。

“感觉被赐了一杯毒酒。”

这是金大中1997年12月18日当选新一届韩国总统,真正了解到韩国经济实情后,心中唯一的感受。

从财政部长林昌烈的介绍中,金大中窥见的是一个几乎亏空的国库。

在他当选当天,整个韩国的外汇储备仅为38.7亿美元,即便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驰援,也无法偿还1月到期的外债。

而就在六天前的12月12日,韩元兑美元的汇率已跌至1891:1,每天都有十亿计的美元流失,国家信用被降到垃圾等级。

这一危如累卵的局面,最初源于日资从韩国不计成本的抽逃。

上世纪90年代初,韩国为了满足加入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的条件,开始实施经常项目金融自由化。日本是韩国当时主要的投资来源国,这些资本一旦遇到风险,就会迅速将海外现金抽回本部。

而1997年7月从泰国席卷东南亚的金融风暴,更是让闻到血腥的日资不顾一切。

从11月11日13点20分起,韩国外换银行就发现,不断有大额的外汇汇款,目的地都是日本各家商业银行。

下午3点以后,大量做空韩元的炒家喷涌而出,市场陷入一片恐慌。

此前十几年,韩国经济在出口导向型战略的指引下,欣欣向荣。但与中日不同,韩国更多是借外债建工厂,这看似走了捷径,实则给自己埋下了地雷。

危机来袭,国际炒家做空韩元,导致本国汇率下跌,韩国就需要付出昂贵的成本来偿还外债。一旦到期债务还不上,韩国政府就会破产。

在韩元遭遇大量做空后第六天,韩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林昌烈连夜赶赴华盛顿,试图说服美国伸出援手,但遭到拒绝,因为“这一切可都是华尔街的生意”。

求助无门的韩国政府立刻召开紧急会议,最终不得不出台一项措施:外汇市场休市三天。

消息传出后,举世哗然。做空的对冲基金经理纷纷弹冠相庆,在他们看来,韩元崩盘在即。

12月4日,韩国政府在巨大的压力下,被迫与IMF达成一揽子协议,获得195亿美元附带条件的救命钱。

即便这样,也没能止住韩元的直线坠落,汇率危机迅速演变为一场经济危机。

2

72岁的金大中,在等待了27年,好不容易熬过军政府的暗杀、绑架和软禁后,当上了韩国总统,却不曾想当选第一天,就身陷风雨飘摇中。

但长期的政治斗争磨出了他坚定的意志。他立刻意识到,此刻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要想挽回败局,就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让韩国上下一心。

于是,当选后第一时间,他就前往青瓦台,与即将卸任的金泳三总统会谈,组建了紧急经济内阁,以便让下届政府成员在他候任时就参与经济决策与管理。

同时,他还顶着巨大压力,宣布特赦军政府时期的两位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并像罗斯福学习,在电视台发布了讲话。

在这场著名的电视讲话中,金大中身体颤巍但饱含热情地回答了老百姓关心的政商勾结、雇佣和劳动保障等问题,并给出了自己的救市方案。

这个年逾七旬的老人,在大厦将倾之际,成为韩国民众最后的依靠,他成功地唤起了人们的爱国热情。

第二天,受到鼓舞的民众在银行门口排起长队,出售自己手中的黄金饰品,希望帮助国家偿还外债。仅一天时间,售出的黄金就多达3314公斤,价值3300万美元。

而据英国BBC纪录片报道,截至1998年3月,一共有350万韩国人参加此次活动,捐出227吨黄金,国际金价因此创下近20年的新低。

1998年2月,韩国出口增加21%,实现32亿美元顺差。其中10.5亿美元,就是民众用黄金换回的宝贵外汇。

韩国民众的团结一心,不但在危难时刻为韩国经济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也为韩国政府赢得更多的国际贷款奠定了基础。

3

鼓舞民众,恢复国家信誉的同时,金大中面临的最为紧迫的任务,是怎么处理铁定还不上的外债。

在军政府独裁时期,韩国外债约为300亿美金左右,可到了1997年,这一数字已经飙升至1672亿美元。其中短期外债650亿美元,1997年底应付外债本息300亿美元。

为了偿还外债,恢复韩国的国家信誉,金大中通过各种手段四处筹钱。

他一方面稳定住美国和IMF的态度,争取更多的政府间贷款;另一方面与债权国谈判,希望将短债转长债,降低一年内需要支付的外汇金额。

1997年12月22日,美国财长利普顿访韩。对方提出了包括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在内的全面改革方案,金大中全盘接受,并提出了具体的改革措施。

“如果前面只有一条路可走,那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在后来的回忆录中,金大中这样写道。在他看来,只要能救韩国,“自己的性命都不足惜,何况名誉乎。”

就这样,在圣诞节前夕,韩国从IMF那里获得了100亿美元的政府间贷款,避免了政府破产的危机。

与此同时,金大中还不断向国际社会讲述韩国民众不屈不饶,出售黄金救国的壮举,以此为基础,成功发行了40亿美元的外汇平衡基金债券。

更让人惊讶的是,他还在1998年1月4日会见了乔治·索罗斯。而后者正是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幕后黑手。事后,金大中表示,他就是想为韩国多拉一笔投资,哪怕去跟魔鬼交易。

“如果我之前还有一些国际名声,我愿意将它们卖掉换美元;如果我还有积攒下的国际信任,我想用它来担保贷款。”

这个“韩国人民真正想选出的总统”,为了筹集资金,拼尽了全力和自己的面子。

1998年4月2日的亚欧会议上,当选后第一次出访的金大中,化身为一名推销员,争分夺秒会见每一个国家元首,说得最多的就是:相信我,请借钱给我;相信韩国,请投资。

在他的争取下,欧洲各国一致决定,向韩国派出“投资促进团”。

紧接着两个月后,金大中将他的首次访美变成了韩国推销秀。见克林顿总统,他推销韩国;参观华尔街,他推销韩国;在美国国会演讲,他还是推销韩国……有美国媒体评价,金大中是他们见过最真诚的“推销员”,他爱自己的国家胜过一切。

最终,金大中带着167.97亿美金的投资意向回到了韩国。

在他的努力下,韩国外汇储备超过350亿美金,为日后的经济改革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4

经过半年多的运作,金大中稳住了局面。接下来,他开始推行自己谋划已久的市场化改革,并首先拿阻力最大的金融领域开刀。

上世纪70年代以后,韩国经济创造了以高负债、高投资、高增长为特征的汉江奇迹,政府直接干预信贷,并以国家信用为企业背书。到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政策性贷款占韩国银行业贷款总量的比例从1970年的47.5%上升至1997年的59.1%。

同期,银行的企业贷款不良率也飙升至22%。30家大财阀的平均资产回报率在1996、1997年只有0.2%、-2.1%,韩国经济陷入了困境。

在金大中及其顾问团队看来,要拯救韩国经济,首先要改革金融体系,而金融改革的核心是银行,必须想办法恢复银行的竞争力,变大财团的“输血机”为经济发展的助推器。

在金融危机爆发前,韩国是官办金融,银行管理人员都是技术官僚。大企业垄断金融业和大部分的贷款,小企业急需资金却找不到钱。这是官办金融时代的怪圈。

金大中上台后,下令禁止政府任何人参与银行经营,斩断官员伸向银行的“无形之手”。

紧接着,他开始关闭亏损银行,公开对银行进行重组。

1998年5月,韩国政府成立金融监管委员会,组织专家,对全国12家大型银行的经营状况进行审核。最终,五家银行被勒令破产,余下七家通过更换管理层、大规模出售股权等方式进行重组。

与此同时,政府还出资建立主权基金,买入金融机构不良资产,为重组金融机构“松绑”。

经过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改革,到1998年底,韩国金融机构的自有资本率达到国际水平,不良贷款率从22%降至3.4%,韩国的国家评级和信用逐渐得以恢复。

5

金融改革之后,金大中面对的是更为棘手且盘根错节的政商关系。

二战后,韩国经济受益于朴正熙扶持大财阀的政策,迅速腾飞。但同时,也造成了经济两极分化、政商勾结、产业布局和银行被大财阀“绑架”的现象。

到了军政府后期,这些大财阀在韩国经济中,成了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存在。

他们贿赂官员,上至总统,下至国会议员,以便提出有利于自己的提案。甚至当他们在国内借不到钱时,就迫使政府通过决议,允许短期外国资本进入韩国。

而这恰恰成为韩国陷入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

为了治理这个顽疾,金大中还在候任期间,就与五大财团(现代、大宇、三星、LG、鲜京)掌门人会面。在他看来,要拯救韩国经济,就必须重组大财阀,打破企业“大而不倒”的局面。

1998年2月,韩国政府出台了《公司改革五项任务》。一个星期后,现代集团首先宣布推出公司的改组方案,三星随后跟进效仿。

大财阀的改组,一方面迫于政府的压力,另一方面更是自身的改革需求。

数据显示,在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到1997年底,韩国最大的28家企业集团负债总额1775亿美元,平均负债率高达450%。仅现代集团一家债务就高达660亿美元,占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0%。

起亚、韩宝钢铁、三美、真露……一大批韩国企业因债务危机而倒下。

金大中对韩国大财阀的改革,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1998年1月到8月,主要是政府引导财阀进行自我改革,但收效甚微。

之后,韩国政府调整政策,成立经济对策调整委员会,以贷款为手段介入大财阀的重组。

改革的思路是“大规模业务互换”,即大企业之间相互交换业务,以解决金融危机前积累的重复投资和企业规模过大等问题。

在金大中的推动下,韩国政府对大财阀的结构性改革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并一举扭转了韩国经济的颓势,使得整个国家再次步入了成长轨道。

但财阀经济在韩国根深蒂固,深入经济社会发展的骨髓,这在很大程度上掣肘了金大中的改革雄心。

很多政策初衷是好的,然而在推行过程中,遭到大财阀的阳奉阴违。一些财阀只是根据自身需求进行整合,导致很多合并沦为两公司的合并或A公司购买B公司。

按照政府计划,三星应该将重工机械卖给韩国重工集团,但两者最终合并成立了新公司;而人们期待的现代石化与三星化学的合并始终也没能实现……

财阀集团的游说和阻挠,最终导致政府对财阀改革的不彻底,并给韩国经济留下了隐患。

6

二战后,在政府的大力扶植和出口导向政策的推动下,韩国形成了数十个大财阀。

这些大财阀尽管规模庞大,但大多以数量和低成本取胜,竞争力并不强。以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韩国产品在国际上沦为廉价的地摊货。

这种缺乏竞争力的中低端定位,让韩国人在金融危机中吃了大亏。

为此,金大中政府对产业政策进行了深刻反思,最终他决定向高端挺进,将科技创新和文化产业确立为21世纪韩国经济发展的“立国之本”

在科技方面,金大中抛弃了以往政府主导的产业模式,鼓励企业成为科技创新的主体。

在他的主导下,韩国政府出台政策,将资源向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倾斜,激发市场的创新活力,提升高科技行业应对国际竞争的能力。

同时,金大中政府还加大科技投入。从1999年开始,韩国政府在短短四年里,投入10万亿韩元巨资用于高速通信网建设。

1998年11月,金大中在访华期间,不遗余力推荐中国采用韩国押注的CDMA通信制式。最终,CDMA在中国的落地,给韩国近300家企业带来了十年的高速增长。

7

文化产业是金大中政府重点扶持的另一个行业。在他担任总统后,韩国政府正式提出“文化立国”战略,旨在将韩国建设成为21世纪的文化大国、知识经济强国。

韩国政府在财政吃紧的情况下,将文化部门的预算大幅提升了40%,加大对文化行业基础设施的投入,培养电影、卡通、游戏、广播影视等产业高级人才。

金大中还进一步放宽自由创作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1998年,韩国政府取消电影的剪阅制度,代之以国际通行的分级审查制度。

此举彻底激活了韩国电影人的创作灵感。从2000年开始,以《我的野蛮女友》为代表,一大批韩国影视作品涌向中国,涌向亚洲乃至全世界。

在一场席卷全球的“韩流”中,韩国文化产业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

在金大中政府的强力领导下,在韩国人民举国捐黄金的运动中,韩国经济很快从危机中走了出来。

到2001年,韩国提前三年还清了195亿美元的紧急救助贷款,告别了IMF监管时代。当年,韩国外汇储备达到1200亿美元,成为继日本、中国等之后的第五大外汇储备国。

与此同时,韩国主权债信用评级从1998年1月的B-恢复至2002年的A,成为最早从危机中走出的东亚国家。

金大中政府的产业升级政策也带来了积极而丰硕的成果。

到2001年底,韩国互联网普及率高达17.16%,位居经合组织成员国第一位,超过美国。手机、汽车、半导体、影视创意、特种船舶等一大批新兴产业快速成长,为韩国经济的腾飞不断注入动力。

“韩国已经彻底从经济危机中走出来了。”这是金大中在2002年新年贺词中的一句话。当时听到这句话的韩国民众,无不欢欣鼓舞,甚至喜极而泣。

一国的经济发展中,必然伴随着高峰和低谷。在美国崛起的一百多年间,曾经一次又一次遭遇经济危机,尤其是1929年的大萧条,整个国家几乎陷入停顿。

但美国人民在罗斯福总统的带领下,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推出一系列新政,最终走出了危机,并成长为世界第一强国。

而韩国经济之所以能够在亚洲金融危机中站起来,并在汽车、船舶、半导体等领域崛起为世界级玩家,同样离不开韩国政府和人民面对危机时的改革决心和勇气。

巨额外债,大财阀垄断,政商勾结……金大中当初面对的难题,哪一个都堪称顽疾,但韩国政府不畏艰难和阻力,拿大财阀、金融机构祭旗,强力推行改革。

最终,韩国人通过革自己的命,把上天赐给自己的一杯毒酒,变成了一杯陈年佳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