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研究对未来战争形态影响深远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0 16:51

  随着战争形态的发展变化,一些军事爱好者,甚至是军事理论研究人员都在思考,信息化战争之后的战争形态将会是什么?根据战争形态发展演进的过程可以推断,在信息化武器装备发展运用成熟之后,必然将有一种或一套新的科学技术发展运用到作战对抗之中,使作战对抗的主导要素产生新的质变,并最终代替信息力成为作战对抗的主导要素,进而推动新的战争形态形成和发展。

  古往今来的战争实践证明,战争无不是采用各种对抗手段,围绕摧毁敌方的抵抗意志,使之屈从于己方意志,达到己方预定的政治目的而展开的。不同的历史时期,通过各种作战手段的综合运用,破坏、摧毁敌赖以对抗的物质基础,迫敌放弃抵抗行动是可能且可行的,但降低或摧毁敌抵抗意志通常是有限的。这也是历史上交战双方胜负已决,但依然保持敌对状态,进而酝酿新的对抗的原因。辩证唯物主义认为,意志是人类意识基本结构的一个重要内容。“研究人脑产生意识的神经生理基础以及物理、化学的过程,有助于理解意识是人脑这种高度严密复杂的特殊物质的活动机能和意识的本质。”2013年以来,全世界围绕人脑布局的科学研究明显增多,揭开了大脑研究参与未来战争序幕。据报道,美国在这一研究领域已取得了相应成果,美国研究人员在国内实验室,通过脑机接口技术可以控制远在日本实验室里猴子的行为。“脑计划”无疑将推动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或将使我们迎来又一次新的技术革命,如果这些研究成果被运用于军事目的,将可能带来作战对抗活动的革命性变革。

  战争历史告诉我们,凡作战问题都离不开人的筹划和具体实施,是否作战、为什么作战、怎样作战都是人对作战对抗问题的认知活动。“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作战对抗的最高理想追求,但这并不等于敌对双方消除了对抗,而是体现了更高层次的对抗活动,即认知对抗。以往的认知对抗活动,主要是通过实施心理战等手段使敌产生错误的认知,做出错误的判断。技术手段只是为增强敌错误认知服务,通过物质技术手段直接干预敌方生命意识使敌失去抵抗意志,在以往也是难以做到的。但是“脑计划”的研究成果,一旦从技术上揭示出人脑的活动机能和意识的物质本质,那么未来研发直接针对干预敌方生命意识,挫败敌抵抗意志以及保护己方意志不受侵犯的技术装备和手段将成为可能。通过这些新型技术装备和手段的运用,将可以直接达成使敌方丧失抵抗意志,屈从于己方意志的终极目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将可能不再遥不可及。如此,作战双方将展开以认知对抗为主要内容的作战对抗活动,认知力将可能上升为未来作战对抗的主导要素,战争形态也将发展成为以干预敌方生命意识的武器装备系统为主要标志的表现形式和状态。也就是说,大脑研究的深入发展,将可能使认知战争成为现实,并发展成为未来可能的战争形态。(陈松海)

(责编:芈金、曹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