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博洋承受休赛期舆论重压 终极目标北京冬奥会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1-29 10:59

金博洋承受休赛期舆论重压 终极目标北京冬奥会

2018-11-30 10:52来源:搜狐综合体育国家队/北京奥运会/跳跃

原标题:金博洋承受休赛期舆论重压 终极目标北京冬奥会

(智慧冬奥 联通未来)北京时间11月30日,在花样滑冰大奖赛法国站的比赛当中,金博洋延续了本赛季的低迷表现,自由滑排名垫底。比赛结束之后,金博洋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表示,休赛期外训的问题让自己一度感觉自闭,承受的压力非常大,也正是因为心态的问题,导致了本赛季两站大奖赛分站赛发挥不佳。但是金博洋表示,自己并不会因为新规则的变化而降低难度,因为“降低难度就不是金博洋了”,自己最终的目标是北京冬奥会。

此次法国站的比赛,金博洋因为签证问题,最后时刻才来到现场,对于自己的发挥,他表示:“这次我目标就是能站在这里比,这就已经不错了。当天晚上半夜两点的飞机,晚上却还没拿到护照,非常着急,想这可怎么办呀。第二天上午他们能说我能拿到护照,那就打算上午走吧。第二天上午都到机场了,结果快登机的时候还没拿到护照。当时跟教练商量的是上午没拿到就不来比赛了,也赶不上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到晚上,他们六点下班,五点过电话告诉我护照能拿到了。当时我就想,既然拿到了怎么着都得飞过来比,不管结果怎样。隔了一天半的凌晨两点飞到这里了。”

在此前的芬兰站,金博洋也遭遇到了机票的问题:“芬兰的那一次,我拿到了机票,但上面写的不是我的名字。很麻烦,差一点没有走成。比得不好就是比得不好,没什么借口吧。没感觉是时差的问题,运动员嘛,都习惯了。正常训练的时候完成还算可以,但上场时候自己的自信心不足。”

本赛季金博洋的确显得对于自己自信心不足,在热身训练当中,他反复确认自己招牌式的勾手四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一点:“这个跳跃本身没什么问题,还是整套节目不够熟悉吧。撞挡板确实是有,我自己感觉有点蹦得太远了,可能同样一个跳跃,同一个地方起跳,如果蹦得太远就容易离挡板太近,我必须要在以后的练习中多留一点提前量。(在法国站勾手四周拿到+3的执行分加分)应该还是信心吧。我非常喜欢自己的事业,如果不滑冰之后我就不是金博洋了。”

从奥运赛季开始,金博洋就在北京训练了,他谈到了在北京和哈尔滨训练之间的区别:“去年奥运会之前,有时候为了训练,都没有吃饭的时间。有时在午饭和晚饭的时间训练,经常都少吃甚至不吃。一般都是早晚训练,下午会调整休息。所以我除了训练,别的连看手机都很少。现在不是在国家队,而是在北京队的一个冰场训练,转地训练,在北京和哈尔滨来回转。有时感觉不新鲜了,就回去练一段,转地训练也是一种训练模式吧。我们饭还是吃得很好。但就是上冰的时间点,你知道国家队人非常多,都是要练习的,所以那块冰排得非常满。现在每天上午一个小时,下午一个小时上冰,每个礼拜会有几天陆地训练,练习体能。陆地训练不是时间的问题,只要你练够量了就成。”

之前金博洋滑的是中国风的《卧虎藏龙》,现在却滑的是弗拉门戈类型的音乐,谈到这种风格的变化,金博洋表示:“我小时候跳舞是跳什么像什么。跳街舞、爵士、芭蕾,但那时候特别小,特别矮,开始练跳跃之后非常注重跳,所以就忽略了舞蹈动作的问题。现在是慢慢地回来了,离我自己理想的运动员标准更近了一步。今年也练一些国标舞。我有教跳舞的老师,还有在看一些演出、电影什么的,这个是自己请的,国家队很多人,节目都不一样,这个得自己来。”

作为四周跳小王子,金博洋现在却在难度上并不占优势,他谈到了自己的改变:“我觉得这个还是信心和体能问题。只要体能问题解决好了,这些都可以兼顾。以前(节目)我都是让劳瑞给我编的。奥运会之后有了信心,所以我会自己提出一些想象的动作,我们的点子一结合,能编出更密合的节目。她告诉我要永远做一个快乐的博洋。她说这是你最喜爱的事业,成功失败无所谓,你要去享受自己最喜欢的事业。要相信自己,没有什么不可能。她可能是我觉得最适合、最好的编排老师。”

休赛季关于外训的问题,外面有很多复杂的舆论,金博洋也直面这个问题:“外训的事情,压力也是非常大。以前还会看网上的消息,现在几乎都不会看了。我觉得(这事)对我平常训练的影响,对比赛的影响,让我气都喘不过来。平时训练都想非常紧张,不是特别踏实,老是想在比赛的时候滑好。但是往往越是这样,就给自己的压力越大。我觉得在这个比赛之后我想重新开始。这些事情我希望不是由我来说,我只想专注在比赛上面。自从去加拿大编排之后,自己都不爱说话,平时在家一直提不起精神,有时候我发现跟我妈说话都会嫌烦。像有一些自闭的感觉。自从加拿大回来,我妈说我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也不知道(压力来源于哪里),粉丝一般都是来支持我的,他们不会影响到我。我现在觉得滑不好就更会有说法。特别想滑好,往往一到比赛就开始发慌。”

新规则下,运动员和教练团体有很多试水,比如短节目中看到贾森-布朗没有四周跳也能暂列第一位,但是金博洋表示,自己不打算降低难度:“(摇头)我自己认为不可能降低难度,因为这是男子单人滑,需要挑战。我要降低难度我就不是金博洋了。哪怕最终失败了,也要尝试去完成它。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如果降低难度跳三周或者两周,就失去了竞技体育的那种精神吧。尤其现在女单都在跳阿克塞尔三周和四周了,更何况我们是男单。不是(和教练)讨不讨论的事,男子单人滑就是男子单人滑。我觉得降低难度就没有看点了。”

回顾前半个赛季,金博洋表示:“我现在知道自己从编排到现在产生的变化。知道应该怎么去调整自己,觉得有时候可以放下一些(心事),重新开始。接下来的全国锦标赛和四大洲都会去参加,要尽量多参加比赛,最终目标还是北京奥运会吧。”

(Als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